万能检测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万能检测设备
热门搜索:

网络写手一切离梦想还很遥远

发布时间:2020-01-14 10:37:25阅读:来源:万能检测设备

2012年4月,一个女孩的死亡让人们再次审视这个由数百万年轻人组成的特殊群体他们习惯自称为网文写手,自嘲为码字工人,却很少对外说自己是一名作家。外界时常批评他们离经叛道、不务正业,他们则以追逐梦想、努力“封神”自勉。的确,这里出现过《盗墓笔记》、《鬼吹灯》的畅销书神话,出现过靠写小说在上海挣来老婆房子车的欢喜结局,也同样有更多辛苦挣扎却出路茫然的失败故事。

多年来,主流文学难以接受这个新兴文种,网络写手这个职业也饱受非议。在骂声中,网络文学已走过10年历程,而且呈日渐蓬勃之势。在圈内人看来,这个行业的萌生与壮大,在冥冥之中早有定数:这是一个渴望娱乐与消费的时代。

在理想与现实中挣扎

比误解更让人难以承受的是生活的压力。2008年7月,当时只是业余写作的寂月皎皎获得了“2008全球华文武侠小说大赛”亚军,去香港领奖时还得到倪匡夸赞:“怎么是这么个小女孩写的?你那些招式挺有新意的,怎么想出来的?”这让她自信满满。

然而,当她回到江苏老家时,却被炒了鱿鱼,老板认为她不专心工作。她索性开始专职写作,但她的月收入却连续3个月没有过千。她压力很大,在家闷头写,不停地掉头发。

写手罗亮(化名)也曾短暂地与青鋆做过同事。在几家大型书站写新书不理想后,他跑到“红袖添香”网,注册了个女性化的笔名,“红袖女作家很多,当时以为女作家能吸引更多粉丝,不过大家还是看故事的,写不好没人记得你名字”。

两年前,罗亮从东北林业大学毕业,他在哈尔滨一个老小区租了房间,试图成为一名职业写手。他在纵横和起点等多家网站用不同马甲写过书,累计超过10本,但往往每个故事只写一个开头,写了几万字便抛弃。“那些书写着写着就感觉没前途了,更新下去是自己找罪,换个名字从头开始。”在高中时,他曾在废纸背后写武侠小说,并受同学追捧,这也是他长久以来最大的信心支撑,“我有写故事的能力,总有一天我也是大神”。

罗亮选写的类型是“凡人流”小说。这类小说特点是主角永远是乡下少年,意外求仙,因有作弊法门而修为一日千里。主角不停升级,寻宝、杀人、越货,从不吃亏,最后天下无敌。这其实只是“意淫”小说的变体。这个取自《红楼梦》的词汇,早已成为网文界公认的走红法宝。他们习惯称意淫为YY,YY精神流行于每本小说之中:主角永远一帆风顺,心想事成,从而满足读者想象。

罗亮写的就是这样的“凡人流”YY小说。除了一个模糊的故事走向外,并无详细大纲。他租住的房间窗外是一处工地,每日在机器的轰鸣声中,他守在电脑前不断码字。

工地上的吊塔,被他拿来写成仙人守卫的镇妖塔。一日工地传出巨响,书中的山门上空便传来雷霆霹雳。他觉得这样写很好玩,有时候书中缺配角,想不出来样子,他便趴窗观察工人。

他不愿透露书籍的名称,虽然因采访可能会带来他急缺的点击和关注。但他觉得,这样会让读者知道他略显窘迫的现实生活毕业两年,除却短暂在保险公司打工外,他并无收入,生计靠家里寄钱维系。

罗亮是一个标准宅男,不看书报,甚少聚会,“租房的电视好久没打开了,上面都落灰了”。唯一的外界消息来源是QQ弹出新闻以及微博。

在青鋆离开一段日子后,他才在微博上看到消息。读了一些评论后,他也有过短暂的放弃念头,“也许我写到死也没人知道”。然而他终究没有离开。他的“凡人流”新书,因为同类跟风作品泛滥,渐渐已无人问津。他重新修改了开头,换到纵横中文网投稿,等待编辑的答复。

网文界也有规则

纵横中文网的负责人之一段伟正苦恼于现有的编辑人手不够用,因为编辑每人每天打开收件箱便有数百份的投稿,虽然一个月下来,能够达到纸面签约水准的寥寥无几。

段伟说,因为准入门槛低,网文界鱼龙混杂。他收到的投稿中,最年轻的作者只有12岁,“写的是玄幻,很多地方都是模仿名作”。在纵横,小作者很多,他们没有身份证,为此纵横还专门设立了特殊的签约程序。

截至2011年底,仅盛大文学旗下6家原创文学网站就拥有近160万名写手,日更新字数6000万字。这是个由无数方块字排列组合的世界,浩如烟海。它旗下的编辑曾透露,一本网络小说要想脱颖而出,首先一定要开门见山,最快速度告诉读者主角的身份和长处。其次就是主角的命运一定要向上发展,最后就是主角不能意淫得过分,要平滑上升,而不能一飞冲天,不留余地。

在段伟看来,这是时代不同造成的差异,网络小说属碎片化阅读,要求每一卷每一章都有高潮。和传统小说设置悬念相反,网络小说往往是要让读者“提前猜到”。“比如说,主角在街上遇见一个恶霸富二代,嚣张无比,读者看到这儿就知道主角马上要上去狠狠打脸了,如果你接下来不这么写,那读者就会流失。”段伟说。

“如果把《神雕侠侣》放到起点首发,估计也会"仆街"。”写手血红说,“看到小龙女被侮辱那段,读者就没耐性,都跑了。”

写和前人不一样的小说,给了这些年轻写手暴富的机会。靠写小说,血红用稿费在上海市区的繁华地段买了一套价值百万的房子,以及价值40余万的轿车。他的妻子也曾是书迷QQ群中的书友。写网络小说成就了他的生活。

外界对写手心生同情的原因之一是字不值钱,认为他们是“码字工人”。网文业界最初定下的付费标准是千字两分钱。段伟说,这个价格制定的灵感来自于租书店。当年,大陆的租书店一本书租借一日,价格从0.5元至1元不等。而每本书的字数大约在40万字左右,用除法算下来,才定出了千字两分的价格。最初网站与作者几乎平分这两分钱,而后随着各类福利待遇提高,作者可拿到1.6分至1.8分不等。但人们却忽视了互联网用户基数的庞大,也忽略了小说衍生产品的价值。

在纵横中文网总裁张云帆的办公室内,摆着众多玩具、手办(人物模型),这只是小说的衍生品之一。几年来,纵横出售小说改编的游戏和影视版权收益已达9000多万。方想、无罪等知名作者也因此收益颇丰。他们的新书,往往只有一个名字,便已被买断版权。

这两年爆红的电视剧《步步惊心》、《后宫甄嬛传》等都是改编自网络小说。《后宫甄嬛传》是流潋紫的第一部作品,结果一炮走红。

这也正是罗亮们的奋斗目标。只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也就那么几个人,成“神”的道路其实已越来越窄。在纵横,编辑寻找优秀作者的办法,往往是用几年的时间观察一些有成绩的新写手。“写了几部书,有成绩、有一定的读者基础,有自己独到之处才可能签约。”

不过,罗亮打听过,在起点,如果他的书能成为VIP作品,坚持每天更新可以拿到全勤奖,还有“低保”等收入,算下来一个勤奋的写手每月勉强可以拿到千元。一切离梦想还很遥远。

摘自《看天下》2012年第12期 沈佳音 文

海外就医市场

医院就医挂号

专家预约挂号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