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检测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万能检测设备
热门搜索:

腾讯动了运营商奶酪3亿微信用户或交过路费

发布时间:2020-03-11 09:44:10阅读:来源:万能检测设备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3亿用户免费使用微信的时期或将终结。3月12日,工信部召集3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相干OTT企业召开内部会议,主要讨论微信业务对运营商网络资源的占用问题。就在上月27日,3大运营商刚就OTT业务对电信运营商的影响开完碰头会。有消息称,3大运营商正在与腾讯公司展开博弈,今后或将对微信这样的OTT业务收取费用,并实行监管。

事件:运营商欲收微信过路费

其实,电信运营商对微信的不满由来已久。商报记者了解到,早在去年底,中国移动总裁李跃便公然炮轰腾讯公司,认为运营商的传统业务遭到OTT企业冲击,短信、通话等业务大受影响。无独有偶,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紧随其后,称微信给运营商带来了严峻的挑战。

2月27日,工信部召开关于OTT业务对电信运营商影响的讨论会议,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全部出席。3月12日,工信部召集3大运营商和相干OTT企业召开内部会议,讨论微信业务对运营商网络资源的占用问题。

一时间,3大运营商与腾讯就微信业务展开谈判,要求收费或监管的说法四起。

运营商如何对OTT业务进行收费?据媒体表露,目前的假想最最少包括:1是必须按用户收费,而不能再笼统地收取带宽租赁费;2、不再提供不限流量包月费。其中,收取带宽租赁费、不限流量包月费模式将被取消,可能采取按用户收费。如果采取这类模式,也就是说,超过3亿用户的微信,面临着向营运商缴纳巨额过路费。

商报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根据微信用户现状,以每一个用户以10元的费用收取,3亿多用户将带来超30亿元的收入。而腾讯的年利润在100亿元左右,其中,微信目前并未给腾讯带来实际收益。对腾讯来讲,这无疑是一笔不小的过路费。

面对运营商的步步惊心,腾讯仿佛显得很淡定。据昨日的最新消息,腾讯方面公然辟谣,回应称外界有关微信收费的言论纯属谣传。商报记者联系当事各方,均对此事三缄其口,不过中科院客座研究员刘锋昨日告知商报记者,这些正说明双方仍在博弈当中。

缘由:腾讯动了运营商奶酪

昨日在大坪移动营业厅,商报记者随即采访了数十位前来办理业务的用户,超八成以上受访者对微信收费表达了疑问。为什么要收费?那飞信、陌陌这些类似的业务是否是也要收费了?白领黄胜问道。

既然用户已习惯于免费的午饭,运营商们为什么突然变卦?

多位业内人士均向商报记者表示,微信抢了运营商的业务,才是他们发难背后的缘由。

知名互联网观察家谢文昨日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视频服务也在消耗大量的带宽资源,为什么运营商就没有向服务商收取更多补偿呢?核心差别在于,做视频不赚钱,而微信消耗的不但仅是流量,微信还有着实实在在的替换性,这个增长不光是运营商的负担,还减少了人们对短信、彩信、飞信,乃至是通话的依赖。

这就是所谓两重效果,一方面增加了运营商的本钱,新服务却没有带来新收入,本来赚钱的服务却还在遭到抵消和冲击。这才是运营商真正发难的缘由。他说。

有这样一组鲜明的数字比较腾讯的微信业务于2011年1月正式推出,到2012年7月,视频和语言通话功能与用户见面。截至目前,微信的用户量已突破3亿。而据中国移动日前公布,2012年的净利润为1293亿元,虽然同比增长了2.7%,但增长率实际低于2011年的5.2%。

而据工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移动短信发送量达8973.1亿条,同比增长仅2.1%,增幅为4年来最低。与此同时,去年我国手机用户增长11%。这说明OTT业务已开始抹杀电信运营商的收入增长,短信业务的增量市场已拱手让人。

他山之石

国外运营商与OTT企业

博弈的3种模式

1.合作:香港电讯旗下PCCW Mobile推微信用户数据优惠包。微信用户支付月费8元港币便可在香港不限流量地使用微信传送语音、视频、图片及文字,进行单独聊天及建立聊天室。另外,香港电讯还为访港微信用户提供免费任用香港电讯 WiFi服务。

2.限制:Vodafone英国规定每个月资费套餐在40英镑以下用户不允许使用VoIP,若想使用须每个月缴纳15英镑,从而有效阻挠了低端客户对VoIP的使用。

3.封杀:韩国运营商们可以向OTT提供商收取费用,也可以掐断OTT语音流,不向OTT语音服务提供商开放网络。

名词解释

OTT

OTT是英文Over The Top的缩写,这个辞汇来源于篮球体育运动,本来是过顶传球的意思。而如今,OTT是指互联网公司超出运营商,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各种语音、视频和数据服务业务。比如说,腾讯的微信,和微软的网络电话Skype。

纵深

是不是该交过路费 3派观点舌战

运营商到底该不该向OTT企业收取过路费?如果收,向谁收?是腾讯这类OTT企业还是使用微信这类服务的消费者?对此,业内人士观点不尽相同。

观点1:占用了资源收费公道

支持运营商收费的,理由几近都出自技术层面,OTT业务采取的技术和现有移动网络的设计不匹配,不但占用网络资源,还对全部网络的稳定运行造成了影响。

站在运营商的角度,收费肯定有一定的合理性。昨日,重庆互联网协会副秘书长、网上解放网CEO李滨虹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运营商的收入来源一方面是短信通话收入,一方面是流量收入。微信对运营商的第一部份业务分流很大,而流量收入上不去,运营商肯定要想办法进行平衡,流量加价成为一种必定。

知名互联网分析师谢文也告知商报记者,如果一个互联网服务给通讯网络带来巨大的压力,但又不付出相应代价,就显得有些不合适,这就等于让运营商承当了大量本钱,却没有得到相应回报。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互动媒体产业同盟副秘书长杨崑也支持对OTT企业收费,他举例说,就像重型卡车过高速,保护道路本钱大大增加,小轿车也挤在路上没法走了,所以要辨别收费了。

观点2:收费不合适也不现实

从大的趋势上来看,运营商对单一的运用收费还是有问题的,比如对微信收费了,那要不要对微博、陌陌收费?对所有的应用程序收费,既不可能,也不适合。昨日,中科院客座研究员刘锋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李滨虹表示,微信应不应当收费,是三大运营商和腾讯之间的事,不应当涉及到消费者,也不会涉及到消费者,3大运营商如果向用户收费,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运营商不会冒然这么做。

不过在全部博弈进程中,腾讯和3大运营商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如果真的收费或不让用,腾讯也没有任何筹马。他说。

还有一种说法直指运营商卸磨杀驴。有业内人士表示,网络运营商不能由于第三方服务商的服务向他区分性收费,腾讯提供了语音服务就向其收费,新浪是文字服务就不收费,运营商只能按流量来收费,不能由于服务的不同而出现轻视和优待。

观点3:别将消费者拒之门外

谢文认为,双方也不能关起门来谈判,将消费者拒之门外。虽然运营商和服务商存在对峙关系,但还是存在一定的合作空间,关起门来谈判,极可能双方联合将这些本钱转嫁到消费者身上。他认为,中国的宽带、手机通讯等的性价比,远远低于国际水平,是一种高度的扭曲和垄断。在此现状下,如果继续另外收取费用,就会对社会综合效益产生影响,致使消费者享受新兴科技的步伐被推延。

他建议,除运营商和服务商,包括消费者、相干政府部门等,都应参与其中,以公道适度不侵害用户权益为条件,进行精细化运营,将不同业务切碎、分开,调研相应的合适人群,虽然其他国家也有类似例子,但也不能反过来说微信就一定要收取费用。还需要一套计算工序,综合考量各种情势下的本钱,包括对用户感受和用户质量产生的冲击,再下结论。

微信对运营商而言,带来的也有机遇。李滨虹表示,欧美国家人均月流量800M~1G,而我国仅80M~200M。运营商要转型,必须从语音经营收入转向流量经营收入。从这个意义上说,运营商不能把微信当做虎狼,双方有合作的空间。

预提费用会计分录

弥补以前年度亏损

存货周转率

结转本年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