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检测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万能检测设备
热门搜索:

资讯生活云南:米轨铁路行道树遭遇大规模砍伐

发布时间:2019-04-25 15:18:41阅读:来源:万能检测设备
资讯生活云南:米轨铁路行道树遭遇大规模砍伐最近两年,当许多专家、学者甚至政府部门都在围绕如何保护滇越铁路,甚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时候,昨天(7月12日),记者却发现,同属于米轨系统的蒙(自)宝(秀)铁路的行道树,正在遭遇到大规模的砍伐! 资讯生活云南:米轨铁路行道树遭遇大规模砍伐

当地农民正在捡拾桉叶。

资讯生活云南:米轨铁路行道树遭遇大规模砍伐

被砍下截短的桉树。

资讯生活云南:米轨铁路行道树遭遇大规模砍伐

行道树被砍后铁路成了裸路。

资讯生活云南:米轨铁路行道树遭遇大规模砍伐

再过几天,这段铁路也要变裸。

7月14日消息:最近两年,当许多专家、学者甚至政府部门都在围绕如何保护滇越铁路,甚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时候,昨天(7月12日),记者却发现,同属于米轨系统的蒙(自)宝(秀)铁路的行道树,正在遭遇到大规模的砍伐!

滇越铁路是废弃还是要保留?

米轨铁路行道树遭遇大规模砍伐

泛亚铁路要通了 米轨铁路要停了

昨天中午,记者从蒙自沿326国道来到个旧市鸡街铅厂附近时,发现公路边堆放着许多被砍倒并到截短了的桉树,记者最先以为是公路部门在砍伐路边行道树,停车问一位正在捆捡着树枝的老人,他说:这是铁路上的树,泛亚铁路就要修通了,这条铁路就要停用了,铁路的人正在砍树,已经砍了几天了。

记者停车所在的地方是个旧市鸡街镇兴业寨东南约一公里的地方,这里可以说是红河州甚至是滇南的道路博物馆,停车所在的地点是国道326线,也曾经是重要的昆河公路的一段,东边十多米的地方是国道326线的老路,西边数十米是通车数年的鸡石高速公路。公路桥上是米轨铁路蒙自至石屏宝秀的一段,而铁路的西侧约20米,则是正在修建的玉(溪)蒙(自)铁路,这是泛亚铁路的东段,目前路基已基本完成,只等待铺轨了。

米轨铁路的路边,个旧市兴业寨的一位胖胖的妇女正在捡拾着桉叶,她说:这是花5块钱买来的。前几天砍桉树上,周边村子的许多人都来抢桉树枝条,于是砍树的人就将枝条卖了,就是哪家承包地旁边的桉树枝就卖给哪家,只是意思性的收点钱,这样就不会有人来抢了。

记者在铁路上往东南方向看去,只见数公里铁路边的桉树都被齐根砍了,这让原来高大的树木保护着的铁路,看上去突然变得光秃秃的。

正坐在路边树堆上休息的一位年轻人说,自己是弥勒的,树是铁路上卖给老板的,从3号就开始砍了,是从蒙自那边的一个火车站开始砍的,已经砍了4、5公里了,要砍到鸡街火车站。

他还称:这个组有30人,鸡街火车站那边也在砍树,这些树估计有几十年了。鸡街那边、雨过铺那边都有人在砍树。两三年前,自己就在小龙潭火车站(滇越铁路)那边砍了三个月,砍了十多公里,最粗的有1.4米。

在兴业寨村口,记者看到一辆汽车上已装了半车被截短了的桉树,车尾后正在堆放着正待上车的一堆。从其长度看,最适合做坑木。

砍树是为了火车的安全

两位像工头的人告诉记者:砍树的时候都有铁路上的人在指挥着的,他们叫砍到哪里我们就砍到哪里。我们都是用对讲机联系,火车什么时候来他们告诉我们,我们就停止砍树。火车开过了我们就接着砍。

记者询问他铁路上为什么要把这些树砍了呢?

他说是为了安全,这些桉树都很大,许多树已长了包着高压线了,还有的树会倒下来影响行车安全。铁路上的人说,前段时间就倒了两棵树,刚好砸上了通过的火车。他还说:砍了这些树后,铁路打算再换成另外的树种。

但是记者不解的是,虽然说这些长了数十年的树有的确实不安全,但并不是所有的树都不安全呀,也并不是所有的树头上都有高压线,为什么要齐根的将它全砍了呢?

铁路对保护滇越铁路不“感冒”

一位在铁路部门的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对专家、学者来说,滇越铁路很有价值,最近这几年,地方政府在听了许多专家、学者的游说后,也对保护滇越铁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是对于铁路部门来说,昆河铁路早已年久失修,安全隐患极大,早就停止了客运。就是货运目前的量也非常的小,并且昆河铁路由于弯急,还会经常脱轨,远远不能适应现代铁路的发展需要,其产生的经济效益也极为有限,而要维护整条铁路的运行,根本是得不偿失,因此铁路部门历来对滇越铁路的保护不感兴趣。

这位人士还反问记者:你参加过许多专家学者甚至地方政府有关如何保护滇越铁路的会议、活动,但是你哪次见到过这些活动有铁路部门的人参与。

这位人士认为:滇越铁路作为一段历史的印证,确实有必要保护,但并不是说有必要对整条铁路都进行保护,那么这些保护的巨额费用由谁来承担呢?将近500公里的铁路,谁来保护,怎样保护?保护了又能怎么样?如果真要保护,也只能对其中的重点车站、重要桥梁和特殊的路段做一些纪念性的保护。再说了,保护不保护,在目前的体制下,并不是由地方政府说了算,也不是由专家学者说了算,而是由铁路部门说了才算。

防护工作服

劳保服装批发

工作服加工

北京连体工作服定做